进入依赖之谷:我的召唤之旅第二季

ปฏิทิน

30/09/2023

ข้อความ

0

30/09/2023

0

My Calling Journey Season 2: The Valley of Dependence

第1季,我分享了我早年从皈依开始的呼召之旅,以及上帝的手如何引导我找到我的人生目标。与此同时,我精神上的骄傲和不安全感的黑暗种子威胁着要毁灭我。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分享我的第二季旅程,它转入了依赖的深谷。但与此同时,上帝的存在从未离开过我,但他利用山谷岁月打破了我心中的偶像,并塑造我更充分地拥抱我的呼召。

第二季讲的是什么?

托尼·斯托尔茨福斯将我们旅程的第二季命名为“依赖之谷”。

依赖之谷是上帝有意安排的一个逆境季节,旨在塑造我们的生命信息(呼召)并培养对他更深的依赖。平均而言,这个山谷持续约2.5年。当我们在自然促进之巅所经历的成功和繁荣突然停止时,这通常是由于骄傲的存在而开始的。

踏入这个山谷,会让人感到相当不安。我们措手不及,对意想不到的事态发展感到震惊。我们甚至可能会被恐惧、怀疑、怨恨和愤怒等多种情绪所淹没。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失败和未实现的期望的严酷现实变得更加真实。

然而,在挑战中,神正在做工,加深我们对他的依赖。通常,他会指出我们性格中的负面事件或缺陷,例如傲慢或自满,这些都会导致我们陷入困境。最初,我们可能会拒绝进入这个季节并努力应对它在我们内心激起的不适。

然而,正是通过这段依赖的旅程,我们开始体验到对上帝的全新程度的依赖。我们的生活不再以我们自己的力量和能力为中心,而是学会相信他的指导和供应。

这个山谷成为一个变革时期,对神的错误信仰被面对并被对神的主权和坚定不移的信实的更深刻的理解所取代。

依赖谷的特征

托尼·斯托尔茨福斯 (Tony Stoltzfus) 认为,依赖谷有以下一些特征:

  • 平均时长2年半
  • 负面的触发事件常常会让我们陷入低谷
  • 我们的性格缺陷(例如傲慢或自满)可能会导致崩溃
  • 失败或逆境的困难时期
  • 关键生活信息的形成
  • 生活没有达到预期会导致怀疑、害怕错过它、感到失落、对上帝生气或愤世嫉俗
  • “踢刺”——我们反对进入山谷
  • 我们请求上帝帮助我们摆脱困境,但他明确拒绝
  • 被朋友或权威人物孤立或拒绝

我的依赖之谷 – 概述

根据上面的描述,我在下面的图表中概述了我的依赖谷之旅(2007年-2014年)。它首先是由我生活中的一次创伤事件引发的,随后一系列的悲剧导致我陷入抑郁。

My Valley of Dependence - an overview
我的依赖之谷——概述

负面触发事件:2007年教会分裂

当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的旅程发生了阴暗的转变。 2007年,我的教会——我精神成长的基石——在内部冲突的重压下破裂了。这种破裂对我来说是令人心碎的,就像一个孩子经历父母离婚一样。我们的主任牧师离开了老教堂,带领一班人建立了一座新教堂。

我和我的妻子在面对这个痛苦的决定时,选择作为先驱团队的一员开始建立这个新的教堂。然而,这意味着与曾分享我们精神旅程的终生朋友分道扬镳。我以前的教堂是我长大的地方。对我来说,这就像一个古老的家庭。把它留在里面

建立教会的早期

建立我们的新教堂绝非简单。我担任翻译的角色,将中文讲道翻译成英文,有一段时间,我在我们刚刚成立的会众中担任长老之一。

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神与我们同在。我们可以在我们所做的事情中看到他的存在。会众的规模不断扩大,许多新信徒认识主并受洗。我们甚至与另一个中国国家教会合并。我的事工重点是青年人,2008 年,我在青年布道集会上发表了第一次讲道,探讨人际关系和生命意义的主题。与此同时,我开始了我的神学教育 圣经神学研究生院 (BGST) 在2008。

但是,在所有这些活动的表面之下,我自己的生活也存在问题。我开始越来越失去耐心,并且开始感到一种自豪感悄然而至。

在我内心深处,教会冲突的记忆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每当我想起以前的教堂,我都会对事情的结局感到内疚和悲伤。我记得那些曾经是朋友的人的面孔,现在因分歧和分歧而分开。情感上的创伤很深,似乎永远无法愈合。

我试图在内心找到某种和解,寻找一种方法来弥合两个教会之间的分歧。我仍在祈祷团结和爱的精神,以便我们能够克服分歧并重建破碎的一切。

为人父母和过渡的季节

2008年,随着我女儿的出生,新篇章的曙光到来了。接下来的几年就像一幅挂毯一样,交织着为人父母的喜悦和压力。

2011年,儿子加入了我们的家庭,加深了我们的幸福感,同时也提高了家庭生活的要求。兼顾父母、养家糊口和在教堂服务的角色,我发现自己正在经历一种内心的倦怠。我的判断开始犯错误。我也因教会分裂而受伤。这一切对于我当时领导的青年团体来说都是不健康的。

辞去事工职务

意识到我需要做这项内心的工作,我的主任牧师巧妙地允许我暂停我的事工,这样我就可以专注于我的家庭和神学研究。我不再是青年导师、教会翻译或主日学老师。

虽然很高兴看到新人崛起担任这些角色,但我忍不住感到被边缘化。长期以来,我一直通过我的事工角色来定义我的身份。现在这些角色被剥夺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自己了。

依赖谷的绿洲

一次焕发活力的精神静修

在承受了教会分裂的创伤几年后,我在一次精神静修中体验到了治愈。它是 BGST 课程的一部分。我的精神导师向我介绍了亨利·努文的 浪子回头。本书讲述了作者对伦勃朗浪子寓言画作的反思。画中描绘了小儿子和大儿子。

亨利·努文的 浪子回头

我的精神导师告诉我,在很多方面,我很像寓言中的大儿子。我感到痛苦、愤怒和怨恨,因为上帝似乎没有像我应得的那样爱我。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警钟。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小浪子。但我发现我的虚伪和精神上的骄傲更类似于嫉妒的大儿子。我非常努力地侍奉上帝,遵守基督教的准则,为我做事。然而,一直以来我都不相信他在基督里无条件地爱我。

静修期间,我们参观了墓地,反思生命的短暂。墓碑上的墓志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耶稣爱我,这一点我知道。

就这样。 6个简单的词。然而儿时的那首歌曲却又浮现在我的记忆中:

耶稣爱我,这一点我知道。
因为圣经是这样告诉我的。
小孩子属于他,
他们是软弱的,但他是坚强的。

静修的笔记

以下是我那次静修日记的摘录:

刚刚从 BGST 在新加坡愿景农场组织的周末静修回来。这是一个在主里恢复活力和安息的时刻,一个安静和孤独的时刻——一个安静并知道他是神的时刻(诗 46:10).

我带着许多情感负担来到静修所。个人失败、越来越多的干扰、事工的不足、逃避现实的愤怒以及对未来的忧虑感。

主仁慈地将他们一一举起。我希望我能写出博客上的每一篇日记,但很多都是我内心的私人挣扎,只有他和我自己,可能还有我的妻子才能理解。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集中讨论一段特别的经文,我相信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约翰福音 15:9-11:

“正如天父爱我一样,我也爱你们。现在留在我的爱里。如果你遵守我的命令,你就会留在我的爱里,就像我遵守我天父的命令并留在他的爱里一样。我告诉你们这些事,是要让我的喜乐存在于你们里面,也让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

知道我在基督里是神所爱的孩子,尽管我有过去、我的失败和不足,但他爱我,并呼召我留在他的爱里——这是我所拥有的最大的财富。

在过去的几个月(甚至几年)里,我常常轻视神的爱。我以为我已经摆脱了它,好像它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基本基础之一,并继续追求“更伟大的事情”——智慧、服务、效率等。

但对于主耶稣来说,没有比这更大的事了——“正如父爱我一样”。这是他喜乐的源泉,这就是他的身份:神的爱子。父神从永恒开始就爱子神。他在就职典礼上大声宣布了这一点(马太福音 3:17)和变形(马太福音 17:5),他一直对他的儿子抱有永恒的爱。

现在,三位一体的神——圣父、圣子和圣灵,将这种神圣的爱延伸给我们。 “所以我爱过你”。

基督徒喜乐的秘诀就在于此。不仅仅是发现神话语中的宝石的激动,不仅仅是完成他的工作的奇迹,不仅仅是处于神旨意中心的奇迹——而是成为神最心爱的孩子。

正如一位弟兄所说,我们的人格与我们的存在、归属感和行为息息相关。我们的存在——我们是谁,是由我们的归属——我们属于谁来定义的,而这又决定了我们的行为——我们做什么。

我们属于我们的天父上帝,因此我们是上帝的孩子,所以我们行事为人也像上帝的孩子一样。

这也是基督徒顺服背后的动机。我们不遵循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法律制度,我们对十诫的效忠并不是“为了它本身”。不,这是一个孩子的动机,她如此安全地躺在父亲的怀抱中,以至于她低声说:“我服从,父亲。”不听话的生活的空虚让她望而却步;她不知道除了听从她父亲的声音之外,没有其他的幸福。

我相信,这也是我追求内心平静背后的问题和答案。我既然蒙神所爱,人还能把我怎么样呢?既然我蒙上帝所爱,我的服务行为就不是赢得天父恩宠的门票,而是一种爱的表达。因为我是上帝所爱的,所以任何事件或情况,无论多么可怕和可怕,都不能动摇我。哦,有很多事情可以让男人嘲笑和嘲笑,有很多事情可以让内疚和羞耻肆虐和撕裂,有很多事情可以让灾难、痛苦和磨难尖叫着寻求平反!但在我灵魂的内在庇护所里,一切都安息了。

因为耶稣爱我,这一点我知道。

悲剧发生——父亲突然去世

2010年,生活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我的父母在中国度假探望我的弟弟时,遇到了一场灾难。我的父亲在珍珠塔中风,命运的彻底扭曲让我们陷入了悲痛的深渊。就在前一天晚上,我们还通过 Skype 进行了一次愉快的通话,庆祝了我哥哥的生日,并分享了我们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的消息。

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星期六下午。当我哥哥的电话传来我父亲心脏病发作的消息时,我的世界崩溃了。绝望激发了我们一家人热切的祈祷。然而,半小时后,另一个电话打破了我们的希望。

我父亲已经离开去与主同在。

随之而来的震惊和破坏是难以形容的。那天我们正在读的圣经段落, 诗篇 91,在我脑海中回响——尤其是那节经文:“住在全能者荫下的。”感觉好像主把这节经文印在了我身上。然而,这也引发了我内心深刻的挣扎:为什么上帝突然选择带走他?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怀疑的黑暗种子开始溃烂并生长。我并不怀疑上帝的存在。我怀疑他的善良。当我与这些怀疑和抑郁作斗争时,我的信仰经历了一场危机。

在这段悲伤的时期里安慰和支持我的歌曲之一是迈克尔·卡德(Michael Card)的 上帝的沉默。

迈克尔卡的 上帝的沉默。

第二个悲剧——我的主任牧师和导师的去世

2011年,另一件令人心碎的事件震撼了我的世界。我亲爱的主任牧师赖牧师在与癌症抗争一年多后失败了。他的去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给我本就压抑的心灵投下了深深的阴影。

失去我的主任牧师不仅意味着失去朋友和导师,还意味着失去了一位朋友。感觉就像我也失去了我的梦想。我开始质疑我的使命。我还有资格全职事奉神吗?他之前为我规划的路现在似乎被堵住了,因为他在我还在沮丧的时候去世了。

接下来的三年是我精神生活中最黑暗的时期。我停止了神学学习,部分是因为养育子女的要求,部分是因为我的心因最近发生的事件而变得如此沮丧和幻灭。

寻找无法容纳水的破损水箱

当我意识到生命是多么脆弱时,我感到有必要确保我的未来。这似乎合乎逻辑——如果生活不可预测,我就需要经济保障。

因此,我冒险进入了个人理财的世界。我决心为我的家人和我自己建立一个安全网,不想再陷入匮乏。

这种动机的问题在于它是由于对神的供应缺乏信心而驱动的。我曾想创造自己的安全感。回想起来,我犯了上面提到的罪过 耶利米书 2:13,

“我的人民犯了两项罪孽:
他们抛弃了我,
活水的泉源,
并挖了自己的蓄水池,
破损的水箱无法容纳水。

耶利米书 2:13

探索投资和风险投资

在追求财务自由的过程中,我探索了投资甚至投机活动。我在我的一门课程中遇到了一位投资教练,他同意指导我。刚开始时小心翼翼的事情很快就变成了一种痴迷。

在我所谓的导师的敦促下,我深入研究了复杂的基本面和技术分析,试图驾驭不可预测的金融市场。当他组建一个投资集团时,他邀请我加入。我们一起指导其他学习者如何投资各种金融市场。

很快,为了赢得尽可能多的交易而进行投资以提供财务保障就变成了一种不健康的痴迷。恐惧变成了贪婪。

person holding a smartphone
安娜·涅克拉舍维奇 (Anna Nekrashevich) 摄 Pexels 网站

有一次,我变得如此全神贯注,以至于我在开车时执行了一笔交易,甚至在我停下来之前就结束了它。我的脑子里全是财经新闻和被动收入的概念。但用我的时间和我的生命来交换绝不是被动的。

内心冲突:这不是我所看重的!

在追求财务成功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内心很痛苦。我质疑我的行为是否符合我的核心价值观。我是否用十字架的信息换取了财务自由的肤浅承诺?

我无法逃避那个富有的年轻统治者的故事,它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我是否爱上了自己所积累的财富,而放弃了对主的奉献?

我面临的斗争是一场内部斗争——我的真正使命与追求财务安全之间的冲突。当我进一步涉足投资领域时,这种内心的冲突愈演愈烈。

在工作中,我作为一名教师的角色曾经是我的成就感来源,但现在开始感到负担重。财务自由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回荡,给我的职业蒙上阴影,表明工作是不受欢迎的。

我迫切地想要平衡我对工作、教会、家庭和财务的承诺,我感到四分五裂。在这个过程中,我失去了最初的目标感并拥抱了空虚。

在这场动荡中,我的投资远未成功。我看着数万美元消失在不良资产中。我发现,金钱可能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但却是一个糟糕的主人。

当我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时,我内心的冲突变得更加明显。我作为一名教师的工作受到了影响,我的校长注意到我显得“心不在焉”。这是轻描淡写的说法。我完全迷失了方向。

依赖谷的转变

在神学研究中寻找安慰

我的转折点来自于 BGST 的神学研究。中断一段时间后,我决定恢复学业并完成基督教研究研究生文凭。

在此期间,我沉浸在教会历史中,重新燃起了对神的信心。改变生命的故事深深触动了我的心。河马的奥古斯丁以其悔改和重新奉献的故事成为灵感的源泉。他的叙述让我想起了上帝持久的恩典和个人转变的潜力。

河马的圣奥古斯丁。桑德罗·波提切利。抄送。

从依赖谷中走出来

渐渐地,主恢复了我在教会中的事工,以及我作为一名教师的使命感。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牧师和长老帮助我纠正了一些关于财富的错误想法。我意识到我真的要依靠自己来寻找生活的安全感和满足感。从此我悔改,直到今天我还在继续悔改。这将成为我生活中反复出现的主题。

2014年,我恢复了教会翻译的职责。我也开始在一些新推出的青年服务中发言。重返事奉也重新点燃了我内心传福音的火焰。

工作中,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我正和我的学生一起去中国进行海外沉浸式旅行。一天晚上,我无法入睡。我祈祷并沉思 2 国王 22,一个深刻的认识像闪电一样击中了我。

该文本讲述了约沙法王(敬虔的犹大王)如何同意与亚哈王(不敬虔的以色列王)结盟,对亚兰发动战争。约沙法不顾先知米该雅的警告,还是愚蠢地同意乔装成亚哈王。这几乎让他丧命,直到他在最后一刻向耶和华呼求,耶和华才拯救了他。

我逐渐意识到:我与约沙法王没有什么不同。我无视上帝的警告,听从贪婪之人的建议。由于我做出的愚蠢决定,我把自己置于精神危险之中。

有了新的清晰认识,我决定与鼓励我从事高风险交易的导师断绝关系。

这次决定性的突破意义重大,因为它坚定了我将依赖世俗财富转向上帝的决定。从那时起,我对教学的热情又回来了。我拒绝了获得财务自由以摆脱工作的错误想法。工作是我通过教导上帝托付给我的学生来服务上帝的途径。

形成新的生活讯息

在依赖谷的岁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首先,它向我揭示了 我的不安全感可能是一个致命的性格缺陷,导致我相信金钱而不是上帝的供应。 这是一个滑坡。通过涉足投机投资,我正在邀请贪婪和恐惧统治我的心。我不安全感的根源在于我拒绝相信神为我们安排的一切背后的慈爱目的。

其次,它向我展示了我是多么容易受到我所阅读和吸收的内容的影响。 我消费的内容可以充实我的思想并改变我的优先事项和价值观。 我需要非常小心我所读的内容。当我重新开始神学学习并让我的思想充满神的真理时,这个世界的谎言就失去了对我的控制。

第三,它标志着我内心新生命讯息的萌芽: 真正的满足不能在物质财富中找到,而是在我们在基督里的继承中找到。 世界将继续宣扬财务自由的福音。但这种没有神的自由是死路一条。真正的自由只能在基督里找到。

第四, 克服不安全感的关键是在神的爱里有安全感. “耶稣爱我,我知道这一点”是最基本的基督教歌曲,但它对我们的精神生活至关重要。当我们相信神对我们的旨意最终都是良善和慈爱时,我们的心就能得到安息。既然神爱我们,他是完全值得信赖的,我们可以依靠他。

最后,它让我对工作和使命有了新的看法。用被动收入代替工作的整个前提是基于一个有缺陷的假设,即工作是邪恶的。工作并不是一种应该回避的罪恶。 当我们为基督而不是为自己工作时,工作的真正意义就在基督里得到了救赎。

更重要的是,我对呼召的理解在这段时间得到了扩展。我不再认为神的呼召仅限于在全职基督教事工中事奉他。 无论我们从事什么工作,我们都是全职事奉他。 当我努力取悦上帝时,我就履行了教师的使命。不是别人,当然也不是我自己。

无论你做什么,都要全心全意地去做,就像为主做事,而不是为人类的主人做事。

歌罗西书 3:23

结论

这是我迄今为止最长的帖子之一,感谢您迄今为止的阅读!我在依赖谷的时间比平均时间长(我花了7年而不是平均2-3年),因为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依靠上帝而不是自己。

因为写得比较笼统,所以有很多细节让我毛骨悚然。例如,我选择不过多深入探讨教会分裂的细节,而是我个人的经历。而且,这并不全是黑暗和阴暗的,因为主在这段时间给了我许多绿洲和令人振奋的时刻。

我也没有填写工作中发生的一些积极的事情,而是选择关注那些可能使我脱轨的混乱。上帝的恩典使我的工作免遭破坏,但同样的恩典也在几个重大方面祝福了我。

事实上,当我离开硅谷时,其中一件关键事件是突然而出乎意料地晋升为另一所学校的系主任。这标志着我新的成长季节的开始,也标志着我的使命感的加深。

这将是第三季的主题。到那时,再见!

标签:

喜欢它?与您的朋友分享!

你也许也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zh_CN简体中文

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确保您在我们的网站上获得最佳体验。